口十木古厘

你好,我是叶枯厘。
剑三ID月时轩。
常驻唯满侠。
双黑/策藏/苍歌

【策藏】无人(上)

「策藏cp」
「结局刀片,不喜勿喷x」
「开个擦边车x在开车边缘试探x」
「我爱策藏一辈子!!!」

  我曾以为,这世间浩大终有一处能为我遮风避雨,容我停留半刻,殊不知自以为是终是害了自己,没有他的世界,阴阳相隔都无法令我害怕,只是,寂寞到浮躁。
我成长于藏剑山庄中,这是个四季如春的地方,哪怕冬天几分白雪覆盖上西子湖畔,山庄中也是热闹。只是,现在的我,穿不暖的身,捂不热的心。
我与他第一次相见是在山庄的试剑大会上,一身红衣银盔在人群中显得格外耀眼,挺拔而又强壮的身躯,一柄红缨长枪持在右手,眉宇间透露着几分横气,也许是年少,未经世事的磨炼,难免生出一些傲气。
第二次见面是在山庄的议事厅,那是蛮夷恣意妄为,唐太宗李世民暗中培养的天策将士也有几分成效,此刻的他正代表着天策与长老们商量着铸造武器之事。我倚在暗处的柱子边上眯眼看着他,那股年少的轻狂弱了几分,取而代之是几分稳重。
第一次搭话是我代表藏剑山庄为天策军送上绵薄之力。他接过我手中的枪,随手挥舞了一下,夸了一句“不愧是藏剑所铸”。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,剑眉上挑,偶尔散落的几缕碎发,说不出的英气。我笑着向他抱拳回谢,抬头与他眸对上时,不禁愣了。
他上了现场,这是他第一次上战场为国杀敌,蛮夷被他打得七零八落,天策将士在他带领下也没有损伤。首战告捷,朝廷下令庆贺三日,身为铸造师的我自然也被邀请到。酒宴上,他受着万千人的夸赞,受着万千人的礼,被酒水灌多的脸,泛红至了耳根。
他这份模样,竟在我心中扎了根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4 )

© 口十木古厘 | Powered by LOFTER